黔江政府网
导航
黔江政府网书香武陵散文

白果王(散文)—龚耕

黔江区政府网 www.qianjiang.gov.cn2018-03-05 14:47来源:区文联


1

白果坪有一棵千年古树,人称“白果王”。

相传,白果坪白家的起祖爷逃难来到这里,顺手将拄路的木棍往地上一插,竟抽枝发芽长出绿叶。起祖爷就选准这里落脚生根。不知过了几朝几代,拄路棍长成参天大树,而且还繁衍成一片浓荫……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人们说这是真正的“公孙树”啊!

白果王究竟有多少年历史,谁也说不清楚;但祖上传下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却是清楚的,那就是:白家子子孙孙都要保护这棵老祖宗亲手栽种的树;再穷、哪怕是讨米要饭都不能砍树。

一代又一代,白家子孙谨遵祖训,用心守护;一年又一年,白果树枝繁叶茂,硕果垒垒。白果王高大挺拔,直耸云天;子孙树生机蓬勃,浓绿一片。在村人眼里,白果树成然已是他们灵魂的寄托、精神的支柱、心中的图腾。

正是有了白果树这一片浓荫,才让荒园变成了绿洲;富庶替代了贫穷。白家的子孙也人丁兴旺,不断发达。白果坪白氏一族现已发展到一千多户,且没有一户杂姓。

2

一天,几个树贩子来到白果坪,他们一眼就瞅准了白果王,说是要出高价购买这棵树。这当然受到白氏一族的坚决拒绝。无奈之下,这伙人只得灰溜溜地走了。但走时撂下了一句狠话:“你们等着瞧!”

第二天,乡长来了电话,要村长白老幺直接去县里,说县长有事找他……

白老幺四十多岁年纪。幺房出长辈,他在村里年纪不大可辈份却高,七老八十岁的人有的都得叫他叔。加之在外打工多年,回来在白果坪算是见多识广的角色。年前村里召开选举大会,他当之无愧地被选上了村长。

白老幺听出了乡长电话的话外之音。白老幺立即把族家几个长辈请到祠堂开会,说有人又要打白果王的歪主意了,问大家咋办。一听这话,几个盘田佬惊呆了,几十年前惊心动魄的一幕又呈现在大伙面前……

那是一个见树(特别是大树)就砍的疯狂年代。这天,几个手持开山斧的莽汉来到白果坪,说是人民公社要大办钢铁,他们奉命来砍白果树王去炼钢铁。白老幺的爷爷是生产队长,他一听要砍白果王肺都气炸了,立马叫来族家几个年轻人手牵手将白果王团团围住,说要砍树就先砍他们几个人。人倒下也不能让树倒下。公社社长发怒了,说白老幺的爷爷挑动家族闹事,带头破坏大办钢铁,给他扣上反革命破坏份子的帽子。动用一个武装民兵排,将他押去批斗游乡。枪毙杀人犯黑皮二时还拉他去法场陪杀。但老爷子铁骨铮铮,刀架脖子不屈服,绝不放口让任何人砍树……在全村人坚决斗争下,白果王才得以幸存下来。爷爷死的时候,拉住白老幺的爹的手不放,说白果王是老祖宗亲手栽种的,人脉风水已延续了上千年,是白果坪白氏一族的命根子,也是白家的传家宝……一定要保护好……哪怕是换命……爷爷断断续续地说着,一直到白老幺的爹跪着嗑头应承了他的话,老人才闭上眼。

打后,爹死时,又把爷爷托负给他的神圣使命交待给了白老幺。

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历史悲剧又将在白果坪重演。

3

“楚王爱细腰,宫中多饿殍。”据说新来的市委书记,不知出于什么动因,他独独钟爱白果树。由于他采取“罢黜百树,独钟白果”的施政方针,立即在城乡卷起了抢挖抢购白果树的十二级台风。一时间,公路上大小车辆源源不断往省城运送的都是白果树。一个民主人士对这种挖肉补疮的做法提出异议,说栽了城里树毁了村里林,劳命伤财得不偿失,和“大跃进”没有区别。结果被判处三年劳教。

对于这些,白老幺他们早已耳有所闻。但咋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敢打白果王的主意,这可是一棵千年古迹、手牵手三个汉子都抱不住的大树啊!但是他们哪里知道,市委书记的一个兄弟伙就是专门贩卖白果树的。无论你是多大多古老的树,也不管你卖或不卖,只要看中了,统统都逃不出他们的“法眼”。一棵碗口粗的白果树就能赚几千,如若把白果王拉到城里去卖那不赚憨?!再说了在那些人眼里,驭下的百姓都是供使唤的“听用”,何况一棵树。

白果王就是白果坪的灵魂。树没了,白果坪也就失去了灵性,也就成了一具枯稿的躯壳。在精神上等于判了白果坪白氏一族的死刑。

白氏祠堂的紧急会开了一天又一夜,最后白老幺做出决定:天塌下来他一个人扛,就是死也不让白果王出村。如有不测,全村白氏一族给他的妻儿老小送碗饭吃就行。白老幺是村长也是族长,他说话一言九鼎,掷地有声。

第二天一早,白老幺骑着摩托进了城。

4

县长是个爽快人,一见面他就说,昨天接到市委办公厅电话,要我要就把白果树拉上去,要就把乌纱帽摘下来。上头已经把话说绝了,你看咋办?!白老幺更是爽块,他说,要你就将我的头割下来,要你就莫要进白果坪。县长说你威协我!

白老幺已怒不可竭。他骂道:“你们这种人选举时呵(骗)老百姓,上了台就欺压百姓。为了一己私利甚么坏事都干得出来,简直没有王法了!”白老幺眼前的这个一县之长,在他看来其实就是一个痞子无赖下三烂。

白了幺走时也撂下一句话:“你做客我欢迎,你砍树我砍人!”

白老幺回村后做了充分准备。他先是将两柄爷爷留下的开山斧磨得锋利无比,能吹发而过;再就是在白果王下面堆了一楼干柴,还浇上一大桶汽油。他向族人交待说:“如果来人挖树,我先出去与他们拚,撵跑了则罢;如若我斗败,树也难保,你们就把我的尸体抬到大树下,点上一把火,让我的灵魂和白果王一起升天!”

5

没过几天传来消息,上面一伙窝里斗自我引爆垮杆了。树倒猢狲散,县长也进了圈……

这天,白氏一族上千人汇聚在大树下,敲锣打鼓、载歌载舞……以庆贺“白果王” 再次躲过一劫。同时,他们在树上挂了无数的“红”,在树下摆起了香案。白老幺带领族人跪拜在地,祈求苍天,不要再让历史悲惨再次重演!

 

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责任编辑:刘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