黔江政府网
导航
黔江政府网书香武陵散文

枇杷点点黄—吴明泉

黔江区政府网 www.qianjiang.gov.cn2018-05-23 17:20来源:武陵都市报

以前没发现这特别的风景。那天从城里到我驻村扶贫的白土乡安堡村,无意间从车窗瞥出去,发现树丛中闪出一树一树的枇杷。金黄色的果子挂在树上,像星星一样眨着眼睛。车子在山岭盘旋,那些闪亮的星星就跟着我们一路奔跑。有的现身在农家的房前屋后,有的悄然躲在绿色的树丛中。寂静的乡村,因为这些枇杷,变得喜庆和热闹。要不是坐在大巴车上,我真想停下来,慢慢观赏这些挂满果子的枇杷树,甚至摘两颗,品尝一下。

到了白土乡场上,我就对枇杷牵肠挂肚起来。我想吃枇杷了。一想起来,就要流口水。可白土街上平时太清静,三五家店铺,竟然没有卖水果的。只有到了赶场天,才有少数附近的农民,挑起担子,卖点季节上的水果。我只有等赶场了。

白土赶一、六,六月初六这天,我在街上到处转,看有没有卖枇杷的。花了二十分钟,把街转完了,居然没发现有人卖枇杷,我有点小小的失望。那些长在山野的枇杷,难道就无人问津,就没有人采摘些到场镇上来出售?

还是到了安堡村,我才在贫困户甘大哥家中吃到今年的第一顿枇杷。走到甘大哥家屋角,我就发现他家院坝前有几棵枇杷树,挤挤挨挨的枇杷在树上特别惹眼,看着让人眼馋。我打过招呼,不待落座,就直奔树前。左看右看,脚不离树的周围。甘大哥大概看出我的心思,把茶递上我手之后,就问我:“吴书记,你喜欢吃不,喜欢我就给你摘来吃。有点酸咯,你怕不怕?”刚才我是没好意思开口,他这一说,我就顺水推舟:“好的好的,我自己摘,尝两颗。”

甘大哥腿不好,我不忍让他去摘,我端来一根凳子,站在凳子上,伸手从树桠上釆摘。走近才发现果皮有些泛青,不是很成熟。我选了一颗又大又黄的,迫不及待就剥皮放入口中。真有点酸,虽然有股清香味,但酸味还是较重,我咝咝地吸着气,从凳子上下来,说:“看来是没黄,吃起有点酸。”

“吴书记,这你就不懂了,这是我们本地的野生枇杷,就是皮子很黄了,酸味也大,好看不好吃。我亲家张老三家栽有良种枇杷,哪天我去摘些来你吃。”我连忙说:“不用不用,我尝尝就可以了。”我又说:“你家屋前栽几棵枇杷树,管它好吃不好吃,看起喜庆。”甘大哥嘿嘿地笑,神情之间,似乎很为他家的枇杷不那么甜美可口抱歉。

后来下村到其他农户去,也不时在田边地角或是房前屋后看到挂满果子的枇杷树,有了那天在甘大哥家吃枇杷的经历,口中似乎还留有酸味,于是觉得那些诱人的枇杷只能作为风景观赏,而不适宜品尝,也就看看罢了。但村子里有这些挂果的枇杷,也别有一种异趣,看着叫人愉快。

大约是在从甘大哥家出来的第四天早上,我还在睡梦中,就接到甘大哥打来的电话:“吴书记,我给你带枇杷来了。”我非常惊讶。我迷迷糊糊地看时间,六点过几分。他也太上心了,他家离我住的村委活动室可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啊!我赶忙起来,走下楼去。

开门一看,在渐昏渐明的天光下,甘大哥微弯着背,手提一个蛇皮口袋站在院坝。他很高兴地对我说:“我早上起来,就去张老二家摘了这些。你尝尝这个,甜得很,比我家那个好吃多了。”

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,心里还有些责怪他:你也太当真了!自己腿不好,何必大老远跑来,不就是一点枇杷吗?但我嘴上什么也没说,只问他多少钱一斤。他有些生气地对我说:“如果要钱,我就不给你送来了,我们自家山上长的东西,哪会要你的钱,你一天为我们那么操心,吃几颗枇杷算哪样?”

我还是执意要给他钱。我知道,他家里能出产变成钱的并不多,一分钱都来得不易,何况还是从别人地里摘来的。推让半天,我坚持把一百元钱塞到他手里。他似乎有些不悦,但他拗不过我,悻悻地把钱捏在手里,给我也不是,拿走也不是,很为难的样子。我对他说:“甘大哥,你快回去,如果枇杷好吃,过两天我又来你家,你就招待我吃,不给钱。”

回到宿舍,我打开蛇皮口袋一看,全是黄澄澄大颗大颗的枇杷,模样可爱,我尝了一颗,皮薄,肉厚,甜中微酸,新鲜的果香充溢口中,是他家院坝的枇杷所不可比的。但我只吃了一颗,再也吃不下。我心里有些发酸。我眼前又出现挂满枇杷的山野,金灿灿的枇杷星星一样眨动着眼睛,那么美,那么亮,又那么笨拙,那么苍凉。

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责任编辑:刘娅